外贸服务平台 | 大宗商品 | 检测通 | 小生意 | 行业会展网 | 产权交易中心 | 电商研究中心
您好,欢迎来到饰品网! 请登录免费注册加入
2013年,珠宝业可谓多事之秋。3·15“千足金门”、金价下跌、上海金企垄断、CVD再现市场……从年初至今,珠宝业如同坐上“云霄飞车”一般,考验着珠宝人的承受能力。 与此同时,国内黄金ETF上市,黄金、白银期货夜盘推出,无不昭示着黄金市场正在稳步前行。 我们关注珠宝业遇到的这些大事件,回眸这些走过的印迹,从中勾勒出珠宝业未来发展的趋势和脉象。

2013年2月19日,因国内媒体一篇《钻石暴利终结》的报道,钻石“巨大”的暴利迅速成为舆论焦点。而后,CCTV证券频道评论员许一力在2月20日的博客中,又抛出了《钻石会成人类史上最大骗局么?》的文章,直指戴比尔斯钻石营销模式是欺骗。

被质疑“钻石卖得贵”的传统企业开始了反击。业内某知名珠宝品牌集团总裁在其微博中尖锐地写道:有谁见过高级餐厅牛肉按肉价+炒菜费+人工服务费卖过?另一位业者在微博中表示:“低价从来不是卖点,只是诱饵。”有入驻商场的珠宝品牌负责人向媒体叫屈:“我们的售价不是胡乱标的,也不存在暴利之说。与新兴渠道相比,价格的差异主要体现在品牌溢价和成本两个方面。”

点评:在“暴利”说的发酵、争论中,珠宝品牌已被分为三类:一线品牌(以国际奢侈品牌为代表),二线品牌(以资深香港品牌为代表),三线品牌(内地品牌云集). 同时,消费者发出了两种不同的声音:在意品牌,认为物超所值;不在意品牌,只关注拥有同样证书的钻石。 这也为珠宝行业未来的发展指明了道路:努力提升自己,挤入二线甚至一线之列;或者认真思考平价卖场可能带来的冲击。 渠道的创新是商业发展的必然。平价大卖场在珠宝行业的出现满足了一部分消费者“实惠”的心理需求。传统商家与其质疑“国美”们的搅局,不如主动创新,寻找到更好的、适合自己的方式,赢得更多的市场份额。

3月15日,国内两家知名首饰企业被中央电视台3·15晚会点名,千足金首饰成色不足。被点名的两家企业分别于当晚通过微博发表声明:高度关注此事,进行调查,承担起商家的责任。

随后,两家企业迅速邀请质检机构抽查产品,并向公众即时公布结果。

“千足金门”后,珠宝行业人人自危。业者担心,千足金首饰是黄金珠宝市场中的主流产品,几乎已成为黄金首饰的代称。如果顾客不再信任千足金,那么,珠宝首饰行业将遭受严重打击。3·15风波后,虽然两家企业采取了积极的危机公关策略,但市场依然受到了明显影响。多个地区、多个品牌的零售商表示,黄金首饰销售量较以往减少。

点评:如果不是金价下跌带来的“好运气”,珠宝行业恐怕仍然深陷在“千足金门”的泥潭中。一直以来,珠宝首饰是一个非常重视诚信的行业。而“千足金门”让珠宝首饰行业的诚信度下跌。 在珠宝首饰的制造过程中,一些造型复杂的款式需要使用焊药。而成色最高的焊药含金量为98%。这意味着,焊点多可能会拉低千足金的成色。而无焊药的焊接方式又存在着工艺缺陷。可以说,千足金原本就是一种存在工艺和诚信风险的首饰原料。同时,千足金的售价贴近国际金价,以克计价的方式给企业留有的利润空间非常有限。 既然千足金风险大、利润有限,那么摆脱千足金的桎梏,生产、销售其他品类的首饰,也许能为珠宝行业带来更加明媚的未来。

2013年3月中旬,“3月26日,缅甸再开公盘且只让国内26家翡翠厂商进场的消息”,在微博上不胫而走。同时,业界盛传缅甸将禁止玉石原石出口,令不少玉石商家忧心忡忡。

对于翡翠价格来说,翡翠公盘和进口关税是重要的影响因素。2012年,所有翡翠原料入关,需按规定缴纳30%的关税。而此前,缅甸政府又宣布将关闭来帕敢等缅北地区的翡翠矿。原料的稀缺加上关税的征收,令翡翠的采购成本大幅增加,但零售市场的消费者似乎并不太愿意为更高的价格埋单。

很多翡翠商担心,如果翡翠原料供应链条一旦断掉,下游市场如何应对?业界认为,在应对缅甸禁止翡翠原石出口问题上,各大专业市场和珠宝特色产业基地应该团结一致,关键时刻向国家相关部委呼吁出台政策应对。

点评:对缅甸方限制原石出口的原因,业界普遍认为,缅甸政府想获得本国资源利益的最大化,包括将原料出口的局面改为成品出口。 摸石头的缅甸人很多,但琢石头的缅甸人几乎没有。以目前缅甸当地工人的生产、加工水平,改变出口局面绝非易事。 按照缅甸政府的设想,翡翠商人要将加工厂设在当地。国内玉器加工厂如果集体迁移,意味着数十万玉工和家属背井离乡,这似乎只能是缅甸政府一厢情愿的事情。 而在缅甸民间,商人也希望双方贸易畅通。毕竟,是缅甸翡翠最重要的下游市场。虽然缅甸政府不会放弃对原料的全面把控,但缅甸宝协副会长虞有海表示,缅甸珠宝协会正在为理顺和畅通中缅两国翡翠贸易渠道而与缅甸矿业部等政府部门沟通。

继4月12日金价下跌跌破1500美元/盎司的关口后,4月15日,国际金价上演“高台跳水”,一个交易日下跌150美元/盎司,创下30年来单日跌幅之最。

金价暴跌点燃了市场的消费需求,北京、上海、南京、广州等多个城市出现购金热潮。香港金条3天卖1吨,内地人赴港抢购黄金。北京的黄金旗舰店数据显示,仅4月12日一天,现货投资金条就卖了263公斤。“五一”小长假期间,消费者购金热情不减。6月20日,金价再次下挫,零售市场较4月平静,但仍有增长。两轮金价下跌让很多零售商卖断了货。但卖金所得利润远不足以填补价格下跌给一些零售商造成的损失。下游的需求传递到上游加工企业,令加工企业普遍受益。

点评:对珠宝行业而言,“大妈”抢金是难得的机遇。如果适时抓住,将给企业带来丰厚的利润。同时,突发事件检验了企业的抗风险能力。 金价暴跌使行业面临更深的思考。对于未来金价的去向,有业者认为,金价将转向熊市。长期以来,行业高度依赖高纯度的黄金产品。这种在顾客眼中兼具佩戴和投资双重功能的产品,在黄金价格牛市里迅速占领市场。但如果金价进入下跌通道,高纯度黄金将“越买越亏”。所以,业者需要考虑,如何逐步摆脱对高纯度黄金的依赖。当原料价格在成品价格中占据的比例较小时,原料价格波动对企业带来的冲力力自然弱。

6月24日,国泰黄金ETF正式进场发行。此前,华安黄金ETF及联接基金、国泰黄金ETF及其联接基金均获得证监会的发行批文。这标志着市场期盼已久的国内首批黄金ETF基金已经拿到“准生证”。最终,国泰黄金ETF成为第一个进场者。

首批上市的黄金ETF主要投资于上海黄金交易所场内的黄金现货合约,以追踪国内黄金现货价格走势。黄金ETF基金份额以人民币标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投资者可以像买卖股票一样进行份额交易,也可以使用黄金现货合约在一级市场进行申购和赎回。

与其他投资黄金渠道的门槛较高不同,ETF以份额计算,最低交易单位为1克,极大方便了个人投资者的参与,且具备可兑付实物黄金的功能,更加符合投资者的投资习惯。

点评:在过去10余年中,黄金市场获得了长足发展,黄金需求逐年上升。随着在全球黄金市场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将为国际和国内投资者提供更多机会,投资者也将受益于更多的实物黄金和黄金相关金融产品交易机会。 黄金ETF在国内上市,正是一个好时机。尽管国内黄金ETF产品有“短板”,比如没有夜盘交易,但其以低门槛、低成本、高效率和高流动性,虏获了投资者的芳心。黄金ETF使黄金成为价格透明、流动性高的配置资产,使得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均能从黄金投资组合的价格透明化、高流动性和安全交易中受益。黄金不但能够独立兑现个人持有的其他资产,而且可以抵御通货膨胀和币值波动。这意味着黄金是保护长期财富的有效工具,可以成为所有长线投资组合的基础。

7月,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发出通告,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陆续发现多批次的CVD合成钻石。在继去年搅乱钻石业的一年之后,CVD今夏又现。

另有消息称,7月,在HRD位于比利时的实验室,CVD钻石也大量出现,数量以千计量。

如果不是实验室严格的排查程序控制,这些CVD钻石可能会被当作天然钻石,流入市场。在市场中,与天然钻石相比,CVD合成钻石的批发价格便宜20%左右。

面对CVD合成钻石的再次出现,国检主动提醒行业内各个环节提高警惕、加强排查措施,保证货源,同时报主管部门及相关市场管理环节关注。

点评:作为一种工业技术,CVD合成钻石技术最初被用于钻石镀膜。随着钻石资源的日渐短缺及钻石消费需求的不断增加,钻石的供需矛盾日益突出,CVD合成钻石成了一种需求。特别是对于那些需要比锆石更好佩戴效果的设计师来说,CVD钻石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 实际上,只要在商品标识中注明“CVD”字样,商家销售CVD合成钻石其实并不是被禁止的商业行为。HRD已宣告推出合成钻石证书服务。 CVD钻石并非洪水猛兽,规范检测和标注标准,把钻石的真实情况告诉消费者,或许是其良性成长的方向。

7月5日21时,黄金、白银试点连续交易正式上线。除了白天正常交易外,黄金和白银期货品种连续交易的时间增设在周五21时至次日凌晨2时30分,并与下周一白天的交易合并作为一个完整的交易日。在下周一收市后,集中清算。连续交易不进行单独结算,交易、风险管理制度的规则保持不变,强行平仓制度也按照原有规则执行。

对于黄金、白银期货夜盘的出市,市场普遍表示认同。但由于欧美国家普遍实行夏令时和冬令时两个时制作为衍生品交易的时制,所以,在其实行夏令时的时候,对黄金价格影响重大数的公布时间段,未被夜盘交易时间所覆盖,潜在交易风险虽有控制,但依旧存在。

点评:连续交易制度的推出,不仅是顺应实体经济国际化的现实需求,也是提升期货市场运行效率、促进市场功能发挥的重大创新举措。正如上海期货交易所总经理杨迈军所说:“连续交易上线运行后,一方面,将促进国内外价格的及时联动,增强我国期货市场的价格影响力;另一方面,可以为投资者实时进行风险管理提供便利,提升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广度和深度。” 作为全球名列前茅的黄金生产国和消费国,应当掌握黄金市场的定价权。这需要在改善黄金市场和开放外汇市场两方面付出努力。国内黄金市场一方面可以向伦敦学习开设黄金期货24小时不间断交易,另一方面应该增加黄金市场的交易品种。

8月1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对上海黄金饰品协会及上海老凤祥[0.64% 资金研报]银楼、老庙黄金、亚一金店、城隍珠宝、天宝龙凤等5家金店开出反垄断罚单。协会及企业因价格垄断共被罚款1059.37万元。

国家发展改革委认为,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于2007年至2011年多次组织会员单位,约定了黄金、铂金饰金零售价格的测算方式、测算公式和定价浮动幅度,并最终认定老凤祥等5家金店违反了《反垄断法》。

社会舆论纷纷以处罚力度太轻、老凤祥股票不降反涨为由头继续进行批评,有媒体甚至称“老凤祥被罚款323.29万元,仅相当于两天利润之和”,认为金饰品行业谋得暴利,此次处罚只是“温柔一刀”。

点评:上海部分金店垄断金价被罚以及随后出现的舆论质疑声,折射出黄金珠宝业的无奈。实际上,珠宝行业长期以微利求生。以生产加工企业为例,黄金加工费用大约为2.2元/克,扣除20%左右的增值税和附加费,再扣除企业的各种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以及上交的25%企业所得税,企业的净利润仅为0.34元/克。而零售企业,即使品牌知名度较高如老凤祥,珠宝首饰的毛利率也只有9.5%。珠宝业微利生存却仍遭“暴利”误解,令珠宝行业的变革显得尤为急迫。目前,千足金“绑架”行业的产品结构,对整个珠宝业的议价能力、赢利水平与工艺技术的发展构成了严重的制约,已经成为企业很难实现利润增加的重要原因。